热线:15711398339  18301575831

第一个把马云请到美国的是他,他用《易经》阐释商业世界的变与不变

2018-03-16 18:12浏览数:177

更多创新资讯请加微信:CHMBA369;QQ:1186251766

【苏秦弘官网导读】陈明哲和中国商界的渊源可以从马云说起,他很早就开始关注中国企业家,但是第一个把马云请到美国的正是陈明哲。......

  陈明哲将《易经》的变易、简易和不易与时下火热的共享经济相交融,从利、信、群三个字中概括出不变,用拆字的方法告诉我们他眼中的智慧。

  ——《长江》校刊

  扫把与尘埃

  文 | 史颖波

  来源 | 《长江》校刊

  陈明哲和中国商界的渊源可以从马云说起,他很早就开始关注中国企业家,但是第一个把马云请到美国的正是陈明哲。

  那是1999年,当时的马云和18罗汉刚刚开始创业。“国内还没有人注意到他的时候我在美国纽约帮他安排了一场演讲,还安排了一个《福布斯》的采访。”陈明哲现任美国弗吉尼亚大学达顿商学院讲座教授、国际管理学会(Academy of Management)暨战略管理协会(Strategic Management Society)终身院士。

  第一个把马云请到美国的正是陈明哲

  美国时间晚上9点,我心情忐忑地开始了采访。陈教授知道我担心影响他的休息,说:“我做的事情其实不多,但是我通常把一件事情做到极致,所以你尽管放心,我会给你最多的时间。”陈教授对新闻业一直情有独钟,他从小的志向就是当新闻记者,小学四年级的时候他曾经一天看26份报纸。

  采访围绕着商业世界的变与不变展开。陈教授侃侃而谈,将《易经》的变易、简易和不易与时下火热的共享经济相交融,从Uber谈到三星,从利、信、群三个字中概括出不变,用拆字的方法告诉我们他眼中的智慧。

  易 经

  《长江》:在过去的几年中,全球商业环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,比如谷歌成为全球市值最大的公司,分享经济横空出世,人们对虚拟空间的依赖前所未有。商业环境变化如此剧烈,商业模式演进如此之快,在您看来,哪些变了?哪些没变?

  陈明哲:变或是不变,这其实是一个历史性的问题,也是企业家的两难。上课的时候我谈到过《易经》。“易”其实有三个境界,第一个境界就是变易,变易回答的问题就是你问的变动。《易经》首先教导我们的就是这个变动的道理,告诫我们细心地观察、留心生活中的各种变化,预先看到行业变化的征兆。企业家应该比普通人更敏锐,在人们没有发现变化的时刻,他们却敏锐地察觉到事物发展变化的征兆。

  第二层是简易,可以理解为“简约平易”,是一个繁简关系处理的问题。就是如何执简驭繁、化高深为平易,也是一种方法论、大智慧,即用最简朴的方法办最复杂的事情。手机APP最大的作用就是简单化。

  第三层是不易。我们先不谈简易和不易,还是回到变易,这是我们最关心的。

  对于这个问题的回答,很多人会说“客户第一”这个观念不会改变,这样说不错,但是我想讲一些不一样的东西。从1980年到现在其实经过了三个不同阶段的信息革命。第一阶段,就是把信息当做一家公司的竞争力。第二阶段,用信息来穿梭价值供应链上下游。第三阶段,也就是现在的阶段,最重要的特性就是革新。

  美国学者阿尔文·托夫勒创造了一个新词:“Prosumer”,这个词由Producer(生产者)和Consumer(消费者)两个词汇组成,意指一种生产者即消费者,或消费者即生产者的现象。托夫勒在《财富的革命》一书中提出了“产消合一经济”的概念,即生产者(producer)与消费者(consumer)结合同一的经济,并将之作为财富革命的核心。“产消合一经济”就是现在的分享经济。

  像Uber这样的公司现在还没有赚钱,他们创造的价值不是实体的价值,而是未来的价值,虚拟的价值,所以对价值要重新定义。你认为分享经济是属于资本主义还是社会主义?


 《长江》:我觉得应该是社会主义。

  陈明哲:所以,资本主义开始会接受社会主义的一些想法,因为这是最社会主义的一些想法,不是共产,而是共享。传统经济也好,分享经济也好,其实不变的东西可以用三个字来概括,第一个字是“利”字,利益的创造和分配。这个趋势是不变的,而且一定要处理好。

  《易经》里面一句话讲的特别好,“利者义之合也”。“义”中国传统古书解释就是合宜的“宜”,所有合宜的事情加在一起的总和就是“利”。真正来讲,中国的企业家要解决利益分配这个问题,就必须把“利益”翻译成“利义”,就必须要把“利益相关人”变成“利义相关人”,必须“利”+“义”合在一起,这个其实就是文化双融的观念。要用中国的东西来解决中国问题。

  第二个字就是“信”字,信任的信,诚信的信,老祖宗的话叫“人无信不立”。你必须和交易伙伴有信任和信心,但是信任和信心必须透过诸多管理机制来处理,在虚拟世界里尤其如此。

  Uber去年的市值是400亿美元,已经接近或者超过了通用公司,Airbnb大概已经超过了美国最大的酒店集团万豪,去年它的市值是255亿美元。Airbnb在2011年的时候有个严重的公关危机,有一个房东把房子租给Airbnb,结果回来的时候发现家具都被破坏了,这件事搞的几乎整个公司都岌岌可危。后来Airbnb推出两个东西来解决这个问题。第一个叫评分制度,就是两方都要给彼此打分,有点变成信用的“征信制度”。第二,连接保险业,推出了房东保障险,每起事故提供高达100万美元的主要责任赔偿保障。这就是透过管理机制来建立信任。

  第三个字就是“群”,群的观念没有改变。中国有一句话叫“君子群而不党”。为什么很多P2P出了问题? P2P这个行业,做得好的话就是天使,造福大众;做不好就是魔鬼,毁灭财富和信任。天使还是魔鬼,完全在管理人员一念之间。

  除了“利”、“信”、“群”这三个字的“不变”,每个企业家还是要回答一些最基本的问题,这也是不变的。核心的战略问题还是存在,只是变得更复杂,比如说我是谁?我们企业到底是做什么的?在分享经济的环境中,到底我是生产者,还是消费者,还是投资者?一些管理上的基本问题,比如说风险管控,这些还是不变的。如果讲真的要变的话,可能这些问题变得更重要。竞争的问题一样存在,合作的问题一样存在,只是它变得稍微复杂一点,有些时候看不清楚。

  这些是不变的,变的东西是什么?比如说产业界线越搞越模糊,中间的渠道商全部不见了,市场规则每天变来变去,到底是合作者还是竞争者,也变成模模糊糊的。更重要的,过去在战略里最常谈的就是价值链的创造,现在这个观念已经落伍了,开始更多谈生态系统。说来说去,其实最大的变就是这么多的机会。“利”字当头,连村姑村妇都会想赚钱,人心只会更浮躁,这是很现实的问题。

  动 态

  《长江》:从您发展的动态竞争理论来看,有哪些变化呢?

  陈明哲:我发展出来的AMC(Awareness:察觉,对手是否察觉到自己的行动,Motivation:动机,对手是否有动机来回应,Capability:能力,对手是否有能力来回应)三因子模型中,“察觉”的比重会下降,因为信息太普及了。比如美国昨天的创新,今天早上中国就知道了。“动机”会加强,但是最重要的是“能力”。

  市场共同性和资源相似性也会发生变化。市场共同性是指企业和它的竞争者所呈现的市场重叠程度,资源相似性是指企业和竞争者具有相似的资源类型和数量。在巨变的时代,你的竞争对手会变得不好找,因为你根本不知道竞争对手在哪里。原来很多通过信息不对称取得的优势现在必须转变,比如中间商,渠道商,所以转型会越来越多。

  还有一个变的东西,贫富差距会加大,1%和99%之间的对立会加深。互联网的游戏法则是“赢家全吃”,他根本不留东西给你。所以这里就有一些有趣的矛盾。那么,将来的变化会怎么样?只会加速,不会减缓。

  平 衡

  《长江》:您从2009年回到中国,最近几年也经常回来,课堂上您也经常和国内的企业家们有交流,您看到了哪些变化呢?

  陈明哲: 2009年我已经看到了很多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。整个价值体系,如果没有一个稳定的力量来平衡,会加速崩溃。这是我比较关心的问题。这里面,企业家扮演关键的角色。

  中国传统一向都是士农工商,为什么把商人放在最下面,其实就是“利”字的问题,无商不奸、为富不仁等等。

  回到管理的层面,我上课的时候是从“四层”来讲,最上层的文化和理念,往下拉到系统性理论,再到经验和案例,再到工具,这需要一以贯之。

  中国过去30年发展到现在,这些企业家都很争气,但是真正的驱动力,是中国的改革开放,所以我才会特别强调,从现在开始,未来三十年,“机会财”会越来越少,赚的是“管理财 ”,“智慧财 ”,更重要的是赚“人文财 ”。

  “人心惟危,道心惟微,惟精惟一,允执厥中”这十六个字变得更重要,某种程度更为有用。因为归根到底,还是回到精一和双融,因为你必须要想清楚到底我们公司创造价值的根基在哪里,什么东西要做,什么东西不做,什么东西要快,什么东西要慢,这里面的分寸要抓得更准。利益和道义的双融,长期和短期的双融,竞争和合作的双融,中西之间的双融,快和慢,危和机,你怎么在这两难之间去找平衡。

  不变的东西还是人心人性。我们上课讲到林肯电气,为什么美国人讲它是资本主义代表,中国人讲它是社会主义代表,犹太人讲它是犹太文化代表?就是因为它掌握人性,性为智海,抓到人性,就可以把你带到智慧的大海。第二,性生万法,抓到人性的话,你就跟孙悟空一样,道道多得很。

  国内有公司请我去作战略培训,我的第一句话,你们躺着都可以赚钱要战略干嘛。这是很现实的问题。GDP不用担心,迟早超过美国,但是企业的竞争实力,从我的角度,还有欠缺之处。经济学家已经把中国带到一个境界,下一个阶段应该交给管理学家,这不是经济问题这是管理问题。

  可 敬

  《长江》:对中国企业家来说,最现实的挑战是什么?

  陈明哲:中国最大的一个挑战是怎么样从可怕的对手变成一个可敬的对手,这是很现实的问题。比如韩国的三星,至少在西方提到它是可敬的。

  我研究三星研究了20年,看它怎么样一步一步全球化。1990年,他们34个中级主管到沃顿商学院培训两周,结束的时候他们要求34个主管分租17部出租车从宾州费城开到加州旧金山,然后飞回首尔,而且要求他们一定要经过美国的15州。这是1990年的三星。同一个时间点,我中国的朋友到美国来,也请我接待,他们的要求都是到旧金山、纽约参观。我说你来纽约干嘛?他们说了解美国风土人情。我说纽约不是美国的一部分。

  1996年,三星把所有日本企业当做它的假想敌,它的战情中心全部都是竞争对手的数据。1997年,那时候我在哥伦比亚大学,三星是第一批外国企业到美国来挖博士的。到现在,我还没有看到中国的哪家企业到美国大学里面去挖博士。他们来挖的博士,也是我的学生,他现在是外部最了解三星的学者。

  2002年,三星把我在美国一个很好的韩国朋友挖去做三星中国研究院院长。2008年,我美国的一个学生从三星战略总部27楼给我写了一个电子邮件,他说:“我终于说服我们公司高管采用您的动态竞争理论来梳理我们的战略。”这是我看到的三星。中国很多企业有点像三星,但是还不够精一,不够专注,不够精益求精。

  回到战略层面,很多时候不能硬攻、不能强取,必须避实击虚,没有万全的准备绝对不要去挑战。东方文化讲究互利共享,但是某种程度上,西方透过制度的手段做得比我们要好。所以怎么样把“利”和“义”结合在一起,用管理制度的方式来解决,这其实是很重要的。回到《易经》中的观念,互利共赢,创造价值,生生不息,这一点也是不变的。

  拆 字

  《长江》:对于企业家来说,面对这些变和不变,他们应该把他们的心放在哪里?把他们的脚放在哪里?

  陈明哲:还是要回到老祖宗的智慧——《中庸》里面去找答案,在一个非常杂乱的环境里面,你找出什么样的东西是不变的,然后看到里面更深层的东西,这其实就是一个企业家非常基本的洞察力。

  我们上课有拆字。“智慧”:“智”就是日知,每天都要知道,最难知道的是自己。智慧的“慧”字,其实是一个扫把在扫下面的心。所以每个企业家每天必须要修心,扫去心上的尘埃,才会有“性为智海、性生万法”。

  “王”道企业家那个王字,拆开来看,三横一竖,那个“一”就是一以贯之,“三”就是天地人。在甲骨文中,“天”字和“大”字是一个字,这里面都有很深的含义。

  修 为

  《长江》:长江商学院创办院长项兵博士提出“构建新商业文明”,在这个过程中,商学院将承担什么样的责任?

  陈明哲:商学院其实就要培养“企业士”。我们上课讲的修为影响思维,思维会影响你的格局和心态。

  人文素养的提升,重要又重要,我最常举的一个例子,哥大图书馆,1932年建馆,全美国第五大图书馆。它上面刻了一排名字,就是西方的先圣先贤,包括苏格拉底、亚里士多德等等。哥大不管哪一个系,一定要修四门课,叫做西方文明,要读这些人的原著,这就是校规,定在这里。我们弗吉尼亚大学1819年创校,从创校到现在,学生不用监考,你说这需要多大的信任和信心,或者是尊重?你看这个士,士尚志,志是士+心,所以一定要有方向,一定要有心。然后计利当计天下利,这个就跟经世致用、经世致民,整个都串在一起。

  现在学术界问题很多,不只是中国,美国也一样,尤其在管理学院。项院长提出来“新商业文明”,这是很重要的一个突破口。其实现在中国是在一个拐点上。商学院训练出来的企业家,要软的更软、硬的更硬。所谓硬,就是要有方法,有管理制度,有分析的工具。所谓软,就是修心、修为,就是软实力。

  我在中国讲文化双融,在西方也讲文化双融,其实归根结底,这就是中国老祖宗的“中庸”,很薄的一本书怎么把它工具化,这是我现在正在做的。

  1997年新加坡管理大学成立的时候,问我有没有兴趣考虑做校长,我当时就放弃走这条路,后来有很多类似的机会。知止,我就“止”在这里。我没有办法要求别人,我只能要求自己。

  我只选择从一个小教室来改变世界。我是非常福气,偏偏这个小教室里的人,是可以改变世界的。(完)


苏秦弘官网积极响应国家创新驱动战略和“人才强国”政策号召,以“培养造就一批优秀企业家和高水平经营管理人才”为使命,为我国企业和企业领导者、管理者提供创新经营管理理念,中国式经营管理系统创新模式应用,易经智慧领导者修炼与领导力培训,国学管理应用,企业文化建设,企业管理培训,智能化工厂建设,智能制造培训,大数据营销,商业模式创新,互联网+创新经营管理培训,创业创新培训,总裁培训,CEO培训,经理人培训,管理干部培训等系列综合服务。

苏秦弘官网:http://www.suqinhong.cn/

点击了解企业如何实现颠覆性创新?学会中国式GOR经营管理创新模式!



热点文章
文章附图

    在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开幕式上,国家主席习近平发表主旨演讲时,以“凡益之道,与时偕行”八个字作为结束语。这是最近一年半以来,他第四次引用出自《周易》的这句话…

文章附图

    “我们从孔子之后一直是‘我注六经,六经注我’。中国文化是很丰富的!”李克强与大家站着讨论起来,“包括《易经》里面说‘厚德载物’,我们现在的解释是说,要用仁厚之心来待人接物。但其实你看《易经…

文章附图

    李克强说,《易经》里自强不息前有“天行健”,指天在不停运转,君子要自强不息;厚德载物前有“地势坤”,地势起伏能容纳万物,所以你们走向社会要致力于追求公平正义和包容发展…

文章附图

    有知识不等于有智慧。有人认为知识或学问就是智慧,其实有学问的人,不一定有智慧,这是一个误解。知识或技能是会很快过时的,唯有智慧是永久的。甚至昨天的知识,到今天已经不适用;昨天买的手机…

文章附图

    企业的竞争就是高端经营管理人才的竞争!随着跨国企业高管本土化和民营企业的多元化、国际化的发展,市场对高级经营管理人才的需求在持续上升。对高层次人才求贤若渴,尤其是行业领军人物以及从事战略…

文章附图

    中国工业合作协会与中研管理咨询专家委员会在2016年11月创新培训开发研讨会上提出了“领先经理人”的培养;是响应“十三五”规划提出:“实施人才优先发展战略”;以及《中国制造2025》...

文章附图

   在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的关键阶段,越来越多企业面临“设备易得、人才难求”的尴尬局面。中国出口制造业在应对未来挑战方面的准备程度有待提升。制造企业只有对资金和人才双管齐下,持续创新,才能搭上智能…

文章附图

    互联网时代的到来,传统企业经营模式、西方管理学的《科学管理原理》、《工业管理与一般管理》、《社会组织和经济组织理论》等等都已被颠覆与超越。我们应该向谁学?怎样提高领导修炼与领导力…